當前位置:首頁>城市新聞>正文

隱姓埋名30年于敏:一輩子把自己的名字看得很淡

來源:人民日報  發布時間:2019-01-21 11:54:44

分享到: 更多

隱姓埋名30年于敏:一輩子把自己的名字看得很淡

2019年1月16日,“兩彈一星功勛獎章”得主、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獲得者、改革先鋒獎章獲得者于敏去世,享年93歲。

于敏最后一次在公眾前露面還是在2015年1月9日。那天,習近平總書記在人民大會堂為他親自頒發了2014年度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。

而這樣的拋頭露面,于敏也就經歷過兩次。上一次是1999年,在“表彰為研制‘兩彈一星’作出突出貢獻的科技專家大會”上,他被授予了“兩彈一星功勛獎章”,并代表23位獲獎科學家發言。

他并不習慣這樣的大場合,因為此前的幾十年里,他一直都是隱姓埋名。

一藏就是30年

其實,于敏自己也沒想到這輩子會與氫彈結緣,沒想到個人與國家的命運綁得這么緊。他原本以為會在鐘愛的原子核理論研究道路上一直走下去。然而,一次與時任二機部副部長錢三強的秘密談話,讓他的人生改變了軌道。

1961年1月的一天,于敏應邀,冒雪來到錢三強的辦公室。一見到于敏,錢三強就直言不諱地對他說:“經所里研究,請報上面批準,決定讓你參加熱核武器原理的預先研究,你看怎樣?”

從錢三強極其嚴肅的神情里,于敏立即明白,祖國正在全力研制第一顆原子彈,氫彈的理論也要盡快進行。

接受任務后,于敏便轉入了一個新的領域,從此開始了隱姓埋名的生活,一藏就是30年。

30個月的奮戰

氫彈理論的探究是一個全新的領域。當時的核大國對氫彈的研究是絕對保密的,要想從報紙或者雜志上找到關于氫彈一星半點資料完全不可能。因此,要在短期內實現氫彈研制理論上的突破,絕不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事。

為了盡快研制出中國自己的氫彈,于敏和同事們知難而進,廢寢忘食,晝夜奮戰。然而,有好長一段時間,他們始終找不到氫彈原理的突破口。

轉折發生在1965年。

那年9月,一場創造歷史的上海“百日會戰”最終打破僵局。在這次持續3個多月的艱難科研攻關中,于敏帶領同事們發現了實現氫彈自持熱核燃燒的關鍵,找到了突破氫彈的技術途徑,形成了從原理、材料到構型完整的氫彈物理設計方案。

5個多月后,中國第一顆氫彈試驗圓滿成功。

當年,從基礎研究轉向氫彈研究工作,曾有不少人替于敏感到惋惜。

而于敏自己卻從未后悔。童年亡國奴的屈辱生活給他留下了慘痛的記憶。他說,中華民族不欺負旁人,也不能受旁人欺負,核武器是一種保障手段,這種民族情感是我的精神動力。一個人的名字,早晚是要消失的,留取丹心照汗青,能把自己微薄的力量融進強國的事業之中,也就足以欣慰了。

回答問題有“三不”

于敏在科研中有一項特殊的本領,就是善于抓住物理本質來判斷物理現象發展的結果,被簡稱為“粗估”。與他共事多年的何祚庥院士稱:“于敏的這種粗估方法是理論研究的靈魂。”

一次,一位法國物理學家在北京作學術報告。當時于敏只有32歲。這位專家剛把實驗的準備、裝置及過程介紹完,于敏便對坐在他旁邊的何祚庥說出了這個過程的分支比大約是多少,邊說邊在左手心上寫著這個數字。

“這是一個較為稀有的核反應過程,你怎么知道的?”何祚庥反問道。

“先聽下去。”于敏擺手制止他追問。

最后,法國專家公布了他的實驗結果,果然不出于敏所料。

“這個問題的實質并不復雜……掌握住這一方法就能估出它的數量級來。”于敏說的方法確實并不復雜,但要真正自如地掌握并運用并不容易。物理學家的水平高低常表現在對一些基本理論、方法、技巧的掌握上。而這正是于敏有很高造詣之所在。


在單位,大家都知道,向于敏請教有“三不”:一是不論時間、場合,隨時隨地可以提問題;二是不論范圍,物理、力學乃至其他相關學科都可以問;三是不論問題大小難易,一樣耐心解答。

許多同事們都有這樣的感覺,于敏總是將自己的知識、方法、訣竅乃至最重要的想法和盤托出,毫無保留地告訴大家。

有一次,所里一位姓曾的年輕科研人員與同事討論一道難題,結果誰都做不出來。于是,他找到于敏。于敏邊講邊算,答案很快就得出來了。可是小曾仍不滿足,繼續刨根問底。于敏一時想不出更好的辦法了,便老老實實地說,回家后再想想。

第二天一上班,于敏就找到小曾說:“你看看這個推導。”小曾一看,沒想到于敏給他寫了整整三頁紙。

常年埋頭工作,于敏能陪伴家人的時間少之又少。直到退居二線后,他終于有了更多的時間陪伴家人了。那段日子,每當夫妻二人外出時,同行的人總能夠看到老夫妻相濡以沫,相互關照的溫馨場景。


相關資訊 News
暫無關聯數據

您還沒有哦!
系統消息
我的收藏
有什么好的计划软件吗